最近爬坑的速度简直比雷阵雨还快,有的甚至cp还没站稳就出坑了,但是我永远喜欢你。

这个最常访问真是看得心累

天乩里我喜欢的人

千年前的凌楚,他极不服输的性子,却一直被其他人拿来跟紫宣比较,这种比较其实通常会令他成为一个黑化的炮灰,但是他没有,他与紫宣既是对手,也是知己。

千年后的许宣,与前世那个几乎完美的紫宣不同,他有很多槽点,比如一出场那句不救,比如先放狠话再退到人后,还有喜欢整人的性子,但这些又让他这个人变得很有意思。

当然还有妖帝斩荒,风流肆意,霸道宠溺,心狠手辣,有野心有能力,还有眼瞎。

最喜欢的还是小青,傻白甜。我永远喜欢青蛇。

“令人遗憾的,才珍之重之。倘若我每每依从你,万事顺了你的心,你如愿以偿,又怎会还将我放于心上。
求而不得的,才最珍贵。”

“……不错。求不得让人趋之若鹜,可那只是不甘心。
我对你,并非不甘。
你若有意,我自是欢喜,便是无情……
我也甘之如饴。”

我何尝不想回到那时,可是我们都已经长大了,现在没有阿音,只有子耽了。

可对我来说,你永远是我的师弟。而不是什么林子苏或者乐清和!

端方君子,清雅温和。

乐意未必是真正的君子,但他的确足够坦荡。(虽然他在林音面前有时比较傲娇)

他无法做到真的对所有人都宽容,他也会生气会怨妒,而他尽量不将怒气发在别人身上,这并非是说他表面装作不在意私下里进行报复,而是他有时明知他人有错,也能站在对方立场为其着想,他有负面情绪不是发泄给别人,而是努力化解,让其消散。更显真实性情的是,他会因其所感与其所知礼教不同的矛盾而痛苦,他不是一个不会生气不会发脾气永远好心无条件原谅别人的圣母。

他对一切都尽力遵循自己所坚守的礼法,对几乎所有人都以自己的礼相待。不相识之人守生人之礼,相熟之人守熟人之礼。不同于对老幼尊卑之间的界限都看得十分严格夜家那些老古董,乐意所坚持的,只是他心中之礼。对林音,初始被他忽悠叫师兄,乐意一时因那套哥哥师弟和弟弟师兄的言论扰乱,听信了林音,叫了他几声师兄,而后待乐意想通,这声师兄便再不肯出口。虽然如此,但认了林音这个伙伴,乐意便叫他一句阿音,此后直到两人吵架几乎决裂才改叫其他。

本是一个普通商贾之家的小少爷,有着疼爱自己的爹娘和一个可爱的妹妹。遇见千帆之后开始习武,而与林音相遇更是让他和江湖扯上关系。即便妹妹早夭,在林音的陪伴下乐意也算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时期,后来还有三个师弟师妹,以及偶尔见一次面的(表弟)林澄。

可惜还未及冠便遭遇大波折,林音和白疏玄算是罪魁祸首了。所幸的是他的家人都无事,父母随师傅隐居,师弟师妹早已私奔,林音还算他的牵挂,乐意当时不想见林音,在江湖上漂泊可能是为了找小师妹?加上他自己随时都可能会死?想要体验人生。

在行医的那半年多时间里他还算挺放松,后来被林音找见,就又被牵扯到了世家之间的争端里。

原本是一个局外人,可以平凡快乐的过一生,却变成了漩涡的中心。

陆纤放着好好的陆家大公子不当,偏偏跑去楚家当下人,可怜的陆沉既要背负整个陆家,还得分出精力去看顾自己的兄长。

他们的父亲在世时陆纤本来只是为了整垮楚家去卧底,后来却为了楚景容与陆家断绝联系,直到陆父死了也没有回家。陆父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气死的。

楚景容在楚家只是一个不怎么显眼也不受待见的小少爷。为了解决楚家家主,陆纤选择了楚景容,本来他是一个十分善于运筹帷幄的人,要是继续谋划下去说不定还能超过白夜。楚家倒了之后是由楚景容接任,楚景容虽然阴狠,比起他叔父却要好上太多,而且他没什么野心,更喜欢吃喝玩乐,

有野心的为了没野心放弃野心,没野心的却为了这个为他放弃一切的人让自己强大。

楚景容算是一个好徒弟了

月涟漪原本是一个大世家的公子,结果跑去楚家做了景容的小手下,后来景容知道了他的身份,他也还是将景容当成自己的主子,之后他们俩甚至搞到了一起。

这对真的特别感人啊

月涟漪能够放弃自己的世家公子身份,在楚景容身边当一个随从,甚至后来还假扮成烟花女子。而楚景容虽然有些狠毒,对月涟漪却是足够真心。

云痕这个人我还挺喜欢的,尤其是他每次不说话,听着别人在哪儿讲述他的身世的时候,安静的流着泪的样子。

从小被仇家收养为义子,不知晓那些深仇大恨,虽然国公只将他当作忠犬,但是在国公府的日子应该也是挺好的。直至被哥哥找到,一夜之间养父变成仇人,而他这么多年竟然一直认贼作父。世子府几百条人命那么沉重,生他的父母死不瞑目,可养育之恩又如何算?生养之恩究竟哪个更大一些?

同样因生父与养父的问题纠结的杨康曾说他下不了手杀掉一个养育了他十八年的人。云痕也必是下不了手的。想想忽然觉得阿康比云痕要幸运一点,至少完颜洪烈对他是真心疼爱,而齐震对云痕却只是在利用。

好在还有宗越这个好哥哥,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他们两个可以相依为命。

云痕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宗云】

『你和她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无辜?那你又将世子府上下那几百条人命放在哪里,他们那些人难道就不无辜了吗?』

「报仇之事我会放在心上的,」

『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即便没有你我也这么过来了,报仇之事是我如今活着的唯一动力,谁也不能阻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哪怕是你,倘若想要阻拦,我也照杀不误!』

云痕回想起往日,此刻架在齐震脖子上的刀禁不住微微颤抖,他并非怕宗越会杀了自己,而是担心因为自己心软而让兄长为难。

事到如今,齐震已经败了,宗越说过会留齐韵一命,云痕相信他答应了便一定会做到,对于齐震的养育之恩,一个齐韵也算是报答了吧。虽然他从来没将自己当成儿子,可这么多年是他把自己养大的,即便生恩不如养恩大,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事,而世子府那么多人命,恩仇相抵,杀死齐震,一切过往恩怨就此了结。





『自此以后你就是太渊的王了,你好自为之。』

云痕最终还是没能对齐震下手,一来是他终究不忍心,二来……倘若齐震不死,太渊就还不算太平,他不愿宗越就此一走了之,从此与他再无相见之日。而齐震一日未死,便意味着他还会有麻烦,到那时,到那时宗越也许会放心不下他而回到太渊吧……



这俩人最后的结局真是……
明明很带感的设定,可是偏偏有点烂尾
cp之魂都给磨没了


“你真的不明白吗?我为何这样对你,为何一次又一次因你涉险,为何总是不愿意伤你,为何甘心死在你的手下……只因你是我的师弟,是我最重要的人,因为我心悦你!”

“……我知道了。”

“你就当我什么都没——师弟?师兄就知道你心里也装着我!”

在某些方面,光影和县城还有点像

比他耀眼的师兄(弟)
表面嫌弃实则…
叛出师门
没有狗,但是有你
……

二哥哥真是帅,心疼他那么多年瑀瑀独行

【宗云】漩涡

#宗越X云痕

#跟别人就是不一样,我吃年上

#兄弟骨科,对立的身份,一个背负血海深仇一个从小不知情,互相在意又互不情愿

宗越慢慢收拢好衣衫,心下估计云痕的心绪快平静下来,这才抬起眼眸去看他。

云痕脸上的震惊已然消退许多,只是身子还有些微微颤抖,两行清泪让宗越的心禁不住狠狠揪了一下。他握紧双拳好让自己再坚定一些,被指尖戳到手心的痛楚果真令他清醒了,宗越将目光从云痕眼角又要滴落的那颗泪珠上移开,缓缓开口道,『如果你这辈子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开心快乐,我绝不会打扰你,这些血海深仇有我一人背负就好,你什么都不必知道。』宗越盯着云痕仍旧无措的面孔,心下暗叹一声,继续道,『可你不是。我又如何能看着你每天活在波橘云诡的国公府,跟在一个杀父仇人身边,认贼作父呢?我绝不会让他毁了你。』

听到那句认贼作父,云痕低下了眼眸,却忍不住辩驳,「他待我很好,除了没有一个正式的父子名分,他什么都给我了。」

『父子?』宗越被云痕的话气笑了,『他只不过把你当成他的一条狗!』

云痕无法反驳,齐震如何看他他心知肚明,「就算如此,我也是他养大的。」

『他只是在利用你!』

宗越痛心疾首的模样让云痕忽然不忍心再惹他生气,「家族仇恨我会记得的,只是……复仇之事全听兄长谋划。」

片刻后,宗越终于又变回那个云淡风轻的神医,云痕转身离开宗越房间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今夜竟然将平日里清冷如雪的宗先生弄成这副模样,他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意。

乐意其实是没有举行加冠礼的唉

“我的冠礼被你们毁了,我不该怪你们吗?”

“那我赔你啊!”

“都已过了那么久,你要怎么赔?”

“我是说陪你,陪你一辈子。”

“……”

你想得美!

“我早已孑然一身,没什么好怕的了。”

“可我怕!怕保护不周,怕再也救不了你,见不到你……”

【页渊】从别后

#含三四骨科
#狗血误会向

陆季桦刚从警局出来,万万没想到会与面前的人狭路相逢。她自诩不是勇者,只好认命般跟对方打个礼貌性的招呼。“顾渊。”

按理说要是遇上个但凡有一点眼力的,都应该懂得陆大小姐此刻不想理人的心情,礼貌的回应一下就散了,可惜对面的这个人从来就不属于此列。

“阿页。”

久违的称呼让陆季桦微微皱了下眉头,她直视对方,等着他的下文。

脑中却闪过几年前的一些片段,初见时他被一时兴起的她逗的脸红,相识后他安静听她絮絮叨叨,相熟时他为她悉心准备生日礼物……他们一个寡言少语,一个性子冷清,却偏偏在对方面前变得不太一样。他愿为她许下承诺,她亦对他回以真心。可惜啊……

陆季桦以为在她回忆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足够对方整理好要讲的话,然而顾渊此人实在不按套路出牌,她盯着他,他也只是回望过来,丝毫没有讲话的意思。这样僵着实在不是办法,来来往往的路人不经意投过来的目光就够人好受。

陆季桦暗叹一声,这人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她很不情愿地出声打破了两人间尴尬的沉默。

“有事?”

顾渊似是有些不习惯她的平淡,摆出一副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模样盯着她。

“答案。”

“什么……”

估计看她有点困顿的样子,顾渊仿佛好心一般给出一点提示:“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

似乎终于明白过来陆季桦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讲什么,顾渊看起来有点难过。陆季桦都能听出他的声音里透出的委屈。

“你说会考虑跟我在一起,你欠我的。”

“……”

陆季桦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意,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顾渊耳中。

“不可能。”

看到对方倏然僵硬的身躯,慢慢收缩继而紧握的双手,陆季桦简直忍不住就要摆出一个得逞的笑,这么多年,她自是知晓如何对付他这种人才是最佳。可望着顾渊隐忍受气,一副任君作为的模样,她忽然觉得疲倦,明明当初是你先放手。

似乎抵御不住的困乏朝着她奔来,微微摇晃的身子落入一个温暖的臂膀,陆季桦抬眼望去,对着来人展开了一个难得真心的笑容。

“小四,别难过,大不了我们陆家自产自销,”陆随托稳了陆季桦后在她耳边低语道,最后几个字倒是巴不得别人都听见的放大许多。

陆季桦被这人不正经的话逼得气消了一大半,竟然转过去好心安慰起被她的那句不可能和陆随的自产自销气得眼眶都憋红了的顾渊来。

“不必再执着,你知道的,我从不回头。”

顾渊因着这一句,眼睛忽的瞪大,竟变得有些恶狠狠的。

被陆随拉扯着往车边走的陆季桦却再顾不上了,耳边陆随还在抱怨,陆季桦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顾渊的背影,就当是最后的告别吧。

“赶紧回吧,这地方以后再别来了!”

从身旁走过的人果真没有半点留恋的离开了,顾渊始终没有回过头去看她的背影,或者说,是他们两人甜蜜依偎的背影。

在原地愣了许久,感受到一丝冰凉落到脸上,顾渊才想起继续朝前走。

他一边抬起手去抹掉脸上的水渍,一边认真地使劲回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与那个人走到了现在形同陌路的地步。

对面熟悉的女声响起,“阿渊,你怎么……”

顾渊用有些无神的双眸望向她,却只在对方担忧的眼神里低喃一句,“为什么?”

他不过是离开了几年,回来后一切就都变了,毫无征兆地。

“阿渊,你回来了!”

“那个人……她早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没名没分的谁会等你这么多年啊!”

“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

不是说好会考虑我的吗?阿页。

原来我一直是一厢情愿……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顾渊和陆页少年时相识,互生情愫后顾渊因一些事要离开,走之前问陆页能否跟自己在一起,陆页说会考虑。

几年后顾渊回来却听说陆页已经和她哥在一起,他问陆页要答案却被塞了一口狗粮。

陆页在顾渊走后本来一心等着他回来,却从人口中得知了一些事,对顾渊失望透顶,心灰意冷之下,正好和陆随骨科了。

就是一个两人都不渣,但是都渣了的故事。

“你知道的,阿渊,我们不可能的。”

“……就因为你比我年长?”

“这还不够吗?”

“可你喜欢我。”

“……从未。”

“你喜欢我。”

“……”

“你喜欢。”

“我不知道因何让你误会,只是既已如此,便该说个清楚,我——”

“不必说了。”

“……?”

“是子放自取其辱了。”

我自觉不是长情之人,也没有多大的耐心,从来没有哪件事能够坚持许久。但是喜欢你这件事,无论主观还是被动,这十年来,兜兜转转,终是未曾改变过。

你说不必再见,不必再……
我并非没有试过……
可是感情这事,不由自主,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远离你,

可我控制不了我的心…

你都伪装成基德了,我怎么可能不采取行动?

一周没看老福特,江澄的个人热度都超过叶修了,发生了什么

【新快】

#快斗小同学生日快乐
#新快只打了一个照面

黑羽边走边刷着手机看基德,突然发觉前方有个人影,抬起头瞟了一眼,心想,这下要遭。保持了0.3秒的僵化后黑羽立即反应过来,一边不动声色继续装作看手机往前走,一边不经意地将步伐调快。

工藤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正在朝着自己走近的、跟自己长相十分相似的少年,一边露出了一个他自认为相当友善的笑容。

“这位同学,请问我们是不是——”

在哪儿见过……

谁知这句话刚讲了一半,对方撒腿就跑。
工藤只好放弃了和善的伪装,换成强硬一点的态度。

“黑羽快斗!”

被点到名的黑羽丝毫没有留下来与工藤相认的想法,与对方擦肩而过后他便毫不掩饰地加快脚步,此时已与工藤隔了一段距离,趁着对方还在自己身后没有反应过来,他拔起腿一溜烟儿跑了。

工藤一时都看呆了,他是见对方面无表情地走过自己身边想要装作没看见、被叫住了又直接逃跑,才开口喊了对方,却没想到对方跑得更快了。

注视着街角黑羽消失的地方,工藤收起了惊讶,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推断出了一个十分简单的结论。

跑什么?这么明显的心虚,铁定有鬼。

在这场侦探与怪盗的游戏里,一直都是我追你跑

你要搞清楚,是你每次都跑到我面前,救了我或者我身边的人,然后偷偷离开,深藏功与名。

“抓到你了。别想再跑。”

【621生贺】

#假装能赶上
#夏至下雨了
#清和生辰快乐

“师弟,明日你便要举行加冠礼了,想要什么贺礼?”

见乐意眼中一下子像是发出光,随即又露出迟疑,林音知晓他定是有了想法。

“尽管说就是,什么都可以,师兄一定会努力给你搞到。”

听了林音此话,乐意似是已经相信,却还是忍不住确认道,“当真?”

林音盯着他,难得认真地答道,“这是自然。你只说看上了什么便是!”

在林音灼灼的目光下,乐意十分坦荡地吐出了一个字。

“你。”

你看上了什么?
你。

林音贯是个跳脱的,也猜不到他的师弟会说出这样一句。

【621生贺】

我竟然一直以为黑羽快斗是kurabakaito

——————————————————

黑羽快斗踏着愉快的步子跟青梅竹马的中森青子一起走在上学的路上,他们偶尔会交谈一两句关于昨夜的梦今日的天气或者即将开始的学校日常,大多时候却只是沉默着并肩前行,两人之间所拥有的默契让他们即使是相对无言也并不觉得尴尬。

黑羽的好心情截止到快要进入校门口时无意望见的一个背影。

“诶?那个是……”

“笨蛋快斗,你傻站着干嘛?”

青子难得见到自己的竹马露出一副傻样子,她有些好奇地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只有一个个行人匆匆忙忙的身影,而那些人里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

黑羽难得没有调笑回去,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抬起脚步迈入了校园。青子见他像是在沉思,便没有打扰,跟着他的步伐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

快斗看见的那个人是工藤优作。

“你很像他。”

“您认识我老爸?你们……”

“他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我相信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

“不错。”工藤顿了顿,又开口道,“快斗,你也一样,你是他的骄傲。”

“就算如此,可我还是很想念他啊……”

生日快乐!今年也是一样的喜欢你。

与君世世为兄弟

眉山啊,真是一个好地方。

突然想到的一个梗

林音从古代穿越到了现代,被某人收留了,虽然心中还一直念着古代的那些人,但是他也逐渐适应了现代社会,有一天他突然在街上偶遇了乐意,并且得知了一个十分令他绝望的事实:他的师弟和他弟弟居然搞到了一起!!而且那两个还并不认识他……

有些人,可惜啊……
偏偏不能恨。

【621生贺】

naqndcshu

他的目光定格在墙上那一张画上面,这是八年多以前的基德,不同于他有些拙劣的演技和生硬的模仿,画上这个人有着仿佛天生就具备的绅士风度,精湛无比的魔术手法似乎没有人能够超越,而他一味追随着这个人,同时也在逐渐变得强大。

“快斗,不要忘记扑克脸。”推开密室的门,又听到那句熟悉的话。

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躲在家里,一遍遍研究那些魔术手法,也许这样,他就能感到自己距离那个人并不遥远。虽然今年有些不一样,他发现了那个秘密,所以他来了这里。

“快斗,今天最后一场演出是你最喜欢的那个魔术,你要仔细看好了。”

“好。”

这个魔术他已经看这个人表演过好多次,其中的原理早就谙熟于心,但是他还是喜欢看这个人的表演。

马戏团里最厉害的人是小丑,因为他们忍着泪水把欢笑带给大家。他们有着最好的扑克脸。

魔术师也是一样。只是魔术师在表演的时候自己也很开心。

梦醒的时候他发了几分钟的呆,然后收拾好东西,平静地离开了密室。

不要忘记扑克脸。








私心想让他颓废一次,但是又觉得他并不会这样脆弱。这么多年,他虽然寂寞着,孤单着,但是他从不会颓败。不管是得知怪盗真相的时候,还是知晓父亲死亡真相的时候,他虽有过一瞬的不解和悲愤,但从未犹疑。即使被青梅竹马误解,被母亲安排好更顺遂的人生,他也不曾动摇,依旧坚定自己的信念,为了找出真相,为了给父亲报仇,也为了一份正义与善良。他是这样乐观的一个人,哪怕不幸曾降临在年幼的他身上,长大后的他依旧过得快乐,不幸与灾难无法打倒他,他善于在黑夜里寻找光明,创造奇迹。

景容真是大佬

“我的地方,我的规矩。”

“那他凭什么……”

“他是我的人,想要如何便如何,你有什么意见吗?”

“双标!”

“那又怎样,我的人我罩着,同样是我的规矩。”

“你——”

“废话少说,快滚吧!小爷今天心情正好不妙,你惹错人了!”

“原来是个搞断袖的,难怪这么——”

“新鲜出炉的舌头,长风,归你了!”

刷一发音乐,不知道我还有救吗

“师弟!”

“嗯?”

“师弟!”

“何事?”

“难道没事便不能叫你了?”

“……可以。”

“你跟夜子规在一块儿的时候也这么无聊吗?”

“这是何意?”

对上林音有些阴阳怪气的语调和意味不明的笑脸,乐意微微皱了下眉头。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嫌我无聊大可去找你的温乐,提阿澄作甚!”

“所以师弟你这是在赶我走?”

“要走要留自是随你。”

“真是可惜啊!”

“为何?”

“我走了你就能去见你的阿澄了?可惜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那你的温乐呢?”

“咦?师弟竟然是在为我吃醋啊!”

“……”

“师弟放心,我不会走的。再说,其实我还挺喜欢无聊的。”

“说走说留都是你,真是麻烦。”

“那不知道师弟喜不喜欢我这个麻烦呢?”

“尚可。”

“师弟一向谦虚,这尚可二字仔细想想便是……哦?原来师弟这么喜欢我呀!”

“……”

“……”

完了,乐苏之魂熊熊燃烧

“乐影帝,别来无恙啊。”

“原来是苏总,幸会。”

“师弟,你这样对我说话有意思吗?”

“师兄应该知道,我一向喜欢礼尚往来。”

“你……”林音被这句憋得突然没话说了。

“苏总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对着乐意疏离的样子,林音只能咬牙切齿地看他离开。

我比较倾向于和我爱过的人形同陌路,和我不喜欢的牛鬼蛇神老死不相往来。毕竟冷漠比恨要难,那些无关的路人甲乙丙丁眼不见为净就好。

其实比起什么修罗场大三角啊,我更喜欢看他们俩单独的戏份,仅有他们俩的爱恨情仇。

“你可千万别回家,就呆在这儿。”

“哦?”

“你要一回家,我立刻就离家出走。”

“你这是什么新套路?不过你放心,哥一定会回去的。”

怎样做到若无其事的吃肉,是吃多了腻了好,还是少吃为好

突然发觉自己一直把3/4组看成是三分之四组

算起来林澄是林音的弟弟,也是乐意的表弟,四舍五入一下,林音和乐意也就是一家人了。甚至还有点骨科的嫌疑(胡说八道)

音乐不愧是官配,他俩都拜堂成亲入洞房了,其他cp怎么比啊

说起来你们夜家没有客房的吗?为啥乐意要和你睡同一间房啊?而且他还给你(们)铺床

“师弟,经历了这么多,你还没看清吗?你的善心你的仁慈,都只会让别人伤害你,没有人会被你感化,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很多爱

说不出来

任何事情都需要努力,轻易就能得到的便也没什么太大的价值了

想看一种没有阴谋诡计和宫廷斗争的古装武侠

【花叶】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ooc的解雨臣X叶秋

叶秋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解雨臣的目光投向他,带着些许他看不明白的深邃。一时之间,他都忘记了问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那个人,那个叫叶修的,对你很重要吗?”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说出口的话却让叶秋有些为难,他万万想不到叶修这个名字会从解雨臣口中提出来。于是叶秋下意识地选择了否认。

“才没有,那个混账哥哥……”

“可是你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解雨臣的眼神充满了无辜,叶秋不由得窘迫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诶?”

叶秋清楚地从解雨臣眼中看见了调笑。

“你脸红了。”

“房间太热——”叶秋看着对方手指指向的地方,空调温度16度明晃晃显示着,他突然决定坦诚一回。“是啊,他是我特别重要的人。”

解雨臣脸上的表情毫无意外的僵住了,叶秋心下为自己终于扳回一局高兴了三秒。

“也对,他可是你的双胞胎哥哥,自然是重要的。”

“你调查我?”叶秋一边在心里感叹不愧是解雨臣,总能把自己置于主动的一方,一边却在脸上露出十分愤怒的表情。

“难道我不该吗?”

解雨臣理所应当的语气让叶秋顿时觉得实在无法反驳,尽管他也并非真的生气,但是这种总是被解雨臣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的确让叶秋有点气闷。

叶秋回想起自他与解雨臣相识以来的过往,或许是他从一开始就被美色诱惑了的原因,他从未有能斗得过解雨臣的时候。那种挫败感不同于他小时候与叶修之间的竞争,尽管15岁那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叶修拿着他精心准备的行李代替他离家出走,让他永远成为了那个输掉的人,然而在那之前他们之间其实各有胜负,仔细算起来叶修也就只有离家出走这件事压过了叶秋一头。可是解雨臣呢,几乎在各方面都碾压叶秋,幸而叶秋是一个对输赢看得不是很重的人,反倒还能因此心安理得地接受解董事长的包养,当一个无所事事的米虫。

“真生气了?”

许是见叶秋半天不吭声,解雨臣抬起手揉了揉叶秋的脑袋,叶秋被摸了头也不回答,默默地将脸转向一边,等着解雨臣继续哄他。

其实令叶秋生气的并非是被解雨臣调查,他心里很清楚,凭叶修的出名程度,即便解雨臣不刻意去做什么,也能知道他俩的关系,毕竟是一样的DNA。不过若能借此整一下解雨臣,叶秋不介意假装一下,所以他现在一定不能轻易去理解雨臣。

可惜叶秋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

“你以为我就不生气吗?”

解雨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叶秋差点直接抬起头去看他。

“你可能都忘记了,但是我直到现在都还在等着你的解释。”

叶秋终于忍不住去看他,解雨臣的样子看起来十分难过,叶秋瞬间将刚刚的打算全都抛到了脑后。

“解释什么?”

“你昨天为什么喝醉了,为什么那么迟才回来,为什么一直叫……”

“我跟你说过了呀,我昨天是去应酬!”

叶秋有些不明白解雨臣生气的点在哪里,他难道以为叶家的生意都是靠自己跟他上床换来的嘛。

“那你叫了一宿叶修又算怎么回事?”

“因为昨天叶修说他今年又不回家……”

叶秋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解雨臣该不会是在吃我和叶修的醋吧,不过他不是已经知道叶修是我哥了吗?

“喂,解雨臣,你怎么不说话了?”

“下次别喝酒了。”

“我没有喝多少啊!”

“就你那个一杯倒的酒量,干脆别喝了。”

“不喝你养我啊?”

“你不本来就是我养着的?”

“也对啊,可是叶家还是需要我养的。”

“那下次喝酒的时候带上我。”

“所以你不生气了吗?”

“那你还生气吗?”

“不,我本来就没有生气。”

“我也一样。”

“那你?是在担心我?”

“……为什么你可以在某些方面让着我,却不喜欢在吵架上输给我?”

“可能是我这个总裁没有你这个董事长赚的钱多吧。”

“你的武力值也没有我高。”

“那你就继续包养我吧。”

“连同叶家一起?”

“这个不可能。”

“你可真不像我初见时那个绅士风度,温柔礼貌的叶秋。”

“你也不像我第一印象里那个翩翩君子,平易近人的解雨臣。”

“林音,你是…阿兄?”

“谁是你的阿兄!我爹可是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

很久以后林澄回想起来,才明白当初这句话的意义。
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父亲,你爹只有一个儿子,但你娘不是。

嘟嘟怎么那么好看

我成了大嘟嘟的颜粉了

怎么才能成为双担呢

乐乎更新了之后好不适应

喜欢江东纵火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