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离不吃梨

刷一发音乐,不知道我还有救吗

“师弟!”

“嗯?”

“师弟!”

“何事?”

“难道没事便不能叫你了?”

“……可以。”

“你跟夜子规在一块儿的时候也这么无聊吗?”

“这是何意?”

对上林音有些阴阳怪气的语调和意味不明的笑脸,乐意微微皱了下眉头。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嫌我无聊大可去找你的温乐,提阿澄作甚!”

“所以师弟你这是在赶我走?”

“要走要留自是随你。”

“真是可惜啊!”

“为何?”

“我走了你就能去见你的阿澄了?可惜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那你的温乐呢?”

“咦?师弟竟然是在为我吃醋啊!”

“……”

“师弟放心,我不会走的。再说,其实我还挺喜欢无聊的。”

“说走说留都是你,真是麻烦。”

“那不知道师弟喜不喜欢我这个麻烦呢?”

“尚可。”

“师弟一向谦虚,这尚可二字仔细想想便是……哦?原来师弟这么喜欢我呀!”

“……”

“……”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