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委质

【页渊】从别后

#含三四骨科
#狗血误会向

陆季桦刚从警局出来,万万没想到会与面前的人狭路相逢。她自诩不是勇者,只好认命般跟对方打个礼貌性的招呼。“顾渊。”

按理说要是遇上个但凡有一点眼力的,都应该懂得陆大小姐此刻不想理人的心情,礼貌的回应一下就散了,可惜对面的这个人从来就不属于此列。

“阿页。”

久违的称呼让陆季桦微微皱了下眉头,她直视对方,等着他的下文。

脑中却闪过几年前的一些片段,初见时他被一时兴起的她逗的脸红,相识后他安静听她絮絮叨叨,相熟时他为她悉心准备生日礼物……他们一个寡言少语,一个性子冷清,却偏偏在对方面前变得不太一样。他愿为她许下承诺,她亦对他回以真心。可惜啊……

陆季桦以为在她回忆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足够对方整理好要讲的话,然而顾渊此人实在不按套路出牌,她盯着他,他也只是回望过来,丝毫没有讲话的意思。这样僵着实在不是办法,来来往往的路人不经意投过来的目光就够人好受。

陆季桦暗叹一声,这人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她很不情愿地出声打破了两人间尴尬的沉默。

“有事?”

顾渊似是有些不习惯她的平淡,摆出一副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模样盯着她。

“答案。”

“什么……”

估计看她有点困顿的样子,顾渊仿佛好心一般给出一点提示:“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

似乎终于明白过来陆季桦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讲什么,顾渊看起来有点难过。陆季桦都能听出他的声音里透出的委屈。

“你说会考虑跟我在一起,你欠我的。”

“……”

陆季桦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意,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顾渊耳中。

“不可能。”

看到对方倏然僵硬的身躯,慢慢收缩继而紧握的双手,陆季桦简直忍不住就要摆出一个得逞的笑,这么多年,她自是知晓如何对付他这种人才是最佳。可望着顾渊隐忍受气,一副任君作为的模样,她忽然觉得疲倦,明明当初是你先放手。

似乎抵御不住的困乏朝着她奔来,微微摇晃的身子落入一个温暖的臂膀,陆季桦抬眼望去,对着来人展开了一个难得真心的笑容。

“小四,别难过,大不了我们陆家自产自销,”陆随托稳了陆季桦后在她耳边低语道,最后几个字倒是巴不得别人都听见的放大许多。

陆季桦被这人不正经的话逼得气消了一大半,竟然转过去好心安慰起被她的那句不可能和陆随的自产自销气得眼眶都憋红了的顾渊来。

“不必再执着,你知道的,我从不回头。”

顾渊因着这一句,眼睛忽的瞪大,竟变得有些恶狠狠的。

被陆随拉扯着往车边走的陆季桦却再顾不上了,耳边陆随还在抱怨,陆季桦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顾渊的背影,就当是最后的告别吧。

“赶紧回吧,这地方以后再别来了!”

从身旁走过的人果真没有半点留恋的离开了,顾渊始终没有回过头去看她的背影,或者说,是他们两人甜蜜依偎的背影。

在原地愣了许久,感受到一丝冰凉落到脸上,顾渊才想起继续朝前走。

他一边抬起手去抹掉脸上的水渍,一边认真地使劲回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那个人走到了现在形同陌路的地步。

对面熟悉的女声响起,“阿渊,你怎么……”

顾渊用有些无神的双眸望向她,却只在对方担忧的眼神里低喃一句,“为什么?”

他不过是离开了几年,回来后一切就都变了,毫无征兆地。

“阿渊,你回来了!”

“那个人……她早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没名没分的谁会等你这么多年啊!”

“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

不是说好会考虑我的吗?阿页。

原来我一直是一厢情愿……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顾渊和陆页少年时相识,互生情愫后顾渊因一些事要离开,走之前问陆页能否跟自己在一起,陆页说会考虑。

几年后顾渊回来却听说陆页已经和她哥在一起,他问陆页要答案却被塞了一口狗粮。

陆页在顾渊走后本来一心等着他回来,却从人口中得知了一些事,对顾渊失望透顶,心灰意冷之下,正好和陆随骨科了。

就是一个两人都不渣,但是都渣了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