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委质

【斩青】错觉

#原本脑洞是个be但是写得太甜不想继续了


斩荒终于用尽办法将小青留在自己身边,却突然发现那个温养了自己的元神五百年的人其实是白夭夭,他一时之间有些混乱。斩荒只得先护着白夭夭过了红莲业火,让她脱离妖族。望着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白夭夭,斩荒发觉自己并未觉得心疼,而只是感到些许愧疚,明明她才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但是看见她在许宣怀中的模样,他竟然只觉得一阵轻松。

斩荒微微偏过头窥见小青伤心至极的表情,心房处隐隐地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他没去管那么多,贴在小青身后低声道,“答应你的我都做到了,你莫要再令我伤心了。”

白夭夭离开后,小青有好几天都闷闷不乐,斩荒想着找个法子哄她开心,他带着小青去了她常去的那家酒楼,本以为看到自己爱吃的食物这条小青蛇一定会很开心,可她只是尝了两口就不再动筷子了。斩荒又带着她去了市集,跟在她身后走了一段距离,他终于受不住她这副低沉的样子,斩荒拉起小青的手在人群中奔跑起来,侧过头看见她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些笑意。

担心小青跑得累了,斩荒牵着她停了下来,两人一起大喘了几口气,又互相对视了一会,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并肩在街上漫步,两人都未曾开口,安静而美好的氛围弥漫在两人之间。

过了许久,小青先出声打破了宁静,“这些日子,谢谢你。”

斩荒自是懂她的意思,出于好奇问道,“为何会是这儿?”

为何你在这个地方变得开心了。难道是为了齐霄?

“因为在此处,你曾为了护我受伤。”

斩荒在惊讶之下顺着小青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那次挂灯笼的人不小心摔下来的地方。

“我不愿你再因我而受伤了。”

小青抬手轻轻拂上了他的脸颊,斩荒觉得他的心此刻跳动的很厉害,不知是因这个动作,还是她的这句话。可是无论哪个答案,都是因为她,这个在他面前深情地望着他的这条傻傻的小青蛇。

斩荒又想起那日白夭夭受伤,他得知她才是他寻了许久的那个人的时候,眼前的身影印在斩荒眼里,刻在他心里,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对白夭夭五百年温养元神的恩情,他终是要说一句抱歉,他无法还给她了。

斩荒伸出双手将眼前的人紧紧拥在怀里,小青,陪我一起攻上九重天,做我的妖后吧。


fin












“放手!”

“小青,我……”

“斩荒,你别碰我!”

“好,好,我不靠近你。但你能否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你突然对我如此生疏?”

“斩荒,你这样耍我有意思吗?”

“我……耍你?”

“你不必再假惺惺的了,堂堂妖帝大人,竟然如此厚颜无耻!”

“小青,你这是何意?”

“你不用再演戏了,我已经都知道了。”

“哦?”

“我根本就不是你所谓的恩人,说什么要求娶我、心里有我,其实你只是把我认成小白了吧。”

“对,我是认错了人,但……”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继续骗我,我还有什么值得你利用的?”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