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离不吃梨

【花叶】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ooc的解雨臣X叶秋

叶秋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解雨臣的目光投向他,带着些许他看不明白的深邃。一时之间,他都忘记了问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那个人,那个叫叶修的,对你很重要吗?”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说出口的话却让叶秋有些为难,他万万想不到叶修这个名字会从解雨臣口中提出来。于是叶秋下意识地选择了否认。

“才没有,那个混账哥哥……”

“可是你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解雨臣的眼神充满了无辜,叶秋不由得窘迫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诶?”

叶秋清楚地从解雨臣眼中看见了调笑。

“你脸红了。”

“房间太热——”叶秋看着对方手指指向的地方,空调温度16度明晃晃显示着,他突然决定坦诚一回。“是啊,他是我特别重要的人。”

解雨臣脸上的表情毫无意外的僵住了,叶秋心下为自己终于扳回一局高兴了三秒。

“也对,他可是你的双胞胎哥哥,自然是重要的。”

“你调查我?”叶秋一边在心里感叹不愧是解雨臣,总能把自己置于主动的一方,一边却在脸上露出十分愤怒的表情。

“难道我不该吗?”

解雨臣理所应当的语气让叶秋顿时觉得实在无法反驳,尽管他也并非真的生气,但是这种总是被解雨臣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的确让叶秋有点气闷。

叶秋回想起自他与解雨臣相识以来的过往,或许是他从一开始就被美色诱惑了的原因,他从未有能斗得过解雨臣的时候。那种挫败感不同于他小时候与叶修之间的竞争,尽管15岁那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叶修拿着他精心准备的行李代替他离家出走,让他永远成为了那个输掉的人,然而在那之前他们之间其实各有胜负,仔细算起来叶修也就只有离家出走这件事压过了叶秋一头。可是解雨臣呢,几乎在各方面都碾压叶秋,幸而叶秋是一个对输赢看得不是很重的人,反倒还能因此心安理得地接受解董事长的包养,当一个无所事事的米虫。

“真生气了?”

许是见叶秋半天不吭声,解雨臣抬起手揉了揉叶秋的脑袋,叶秋被摸了头也不回答,默默地将脸转向一边,等着解雨臣继续哄他。

其实令叶秋生气的并非是被解雨臣调查,他心里很清楚,凭叶修的出名程度,即便解雨臣不刻意去做什么,也能知道他俩的关系,毕竟是一样的DNA。不过若能借此整一下解雨臣,叶秋不介意假装一下,所以他现在一定不能轻易去理解雨臣。

可惜叶秋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

“你以为我就不生气吗?”

解雨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叶秋差点直接抬起头去看他。

“你可能都忘记了,但是我直到现在都还在等着你的解释。”

叶秋终于忍不住去看他,解雨臣的样子看起来十分难过,叶秋瞬间将刚刚的打算全都抛到了脑后。

“解释什么?”

“你昨天为什么喝醉了,为什么那么迟才回来,为什么一直叫……”

“我跟你说过了呀,我昨天是去应酬!”

叶秋有些不明白解雨臣生气的点在哪里,他难道以为叶家的生意都是靠自己跟他上床换来的嘛。

“那你叫了一宿叶修又算怎么回事?”

“因为昨天叶修说他今年又不回家……”

叶秋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解雨臣该不会是在吃我和叶修的醋吧,不过他不是已经知道叶修是我哥了吗?

“喂,解雨臣,你怎么不说话了?”

“下次别喝酒了。”

“我没有喝多少啊!”

“就你那个一杯倒的酒量,干脆别喝了。”

“不喝你养我啊?”

“你不本来就是我养着的?”

“也对啊,可是叶家还是需要我养的。”

“那下次喝酒的时候带上我。”

“所以你不生气了吗?”

“那你还生气吗?”

“不,我本来就没有生气。”

“我也一样。”

“那你?是在担心我?”

“……为什么你可以在某些方面让着我,却不喜欢在吵架上输给我?”

“可能是我这个总裁没有你这个董事长赚的钱多吧。”

“你的武力值也没有我高。”

“那你就继续包养我吧。”

“连同叶家一起?”

“这个不可能。”

“你可真不像我初见时那个绅士风度,温柔礼貌的叶秋。”

“你也不像我第一印象里那个翩翩君子,平易近人的解雨臣。”

评论